皖通科技股权结构生变 三股东“散伙”背后有玄机? _ 东方财富网

皖通科技股权结构生变 三股东“散伙”背后有玄机? _ 东方财富网
在如愿免除周开展董事长职务且掌控董事会后,皖通科技“反对派”(指与上市公司实控人周开展相敌对的一派)又有新动作。  皖通科技3月21日布告,公司持股5%以上股东梁山、刘含、王亚东现已免除了共同举动联系。早前,梁山等三名股东曾联合福建广聚、上海执古,推选李臻等人担任皖通科技董事,而李臻等人前期经过自动“反击”,经过“里应外合”的方法掌控了皖通科技董事会。  而在一周前,皖通科技原董事长周开展也建议“反扑”,免除了廖凯等人在南边银谷(皖通科技控股股东)的董事职务。根据上述布景,梁山等股东此次“拆伙”是完成了原有使命(掌控皖通科技董事会)后的撤离,仍是在筹谋后续的作战方案?  “后撤”的三名股东  相较于免除共同举动联系,梁山等三名股东的特殊性在于,这三名股东曾于2019年1月份签署《共同举动协议》,并在2019年3月联手福建广聚、上海执古,推选李臻等人为皖通科技董事。作为其“选定”之人,李臻等人在近期免除了周开展的皖通科技董事长职务,并拿下了皖通科技董事会的“话语权”。  此前多名业内人士剖析,尽管梁山等三名股东联手福建广聚、上海执古,但可以确定是共同举动联系的股东,却只有梁山等三名股东。这意味着,梁山等三名股东在此次皖通科技“内斗”过程中,冲在了最前哨。  虽没有知晓梁山等三名股东免除共同举动联系的底细,可是此次权益变化后,梁山等三名股东的单体持股份额均低于5%。据皖通科技发表,此前,梁山等三名股东为共同举动听算计持股6.37%;本次权益变化后,梁山持股2.91%、刘含持股2.27%、王亚东持股1.18%。  而新证券法要求,股东持有一家上市公司股权份额到达5%后,其所持该上市公司已发行有表决权股份份额每添加或许削减1%,应在该事实发作次日告诉该上市公司,并予以布告。  那么,梁山等三名股东此次免除共同举动联系,是已完成了掌控上市公司董事会的使命从而撤离?仍是以退为进、避免未来再度增持皖通科技时过早露出?  作为“内斗”的另一方,南边银谷方面向上证报表明,他们现已重视到该信息,但还不能做出判别,“存在各种或许”。  “进击”的西藏景源  值得留意的是,梁山等三名股东宣告“拆伙”之前,看似与其没有相关的西藏景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西藏景源”)却在继续增持皖通科技。  在3月9日举牌皖通科技后,3月13日至16日,西藏景源再次增持皖通科技1.039%的股份,持股份额达6.0394%。  比较近期频频增持,西藏景源自2018年末入围皖通科技十大股东序列后,曾有一年多时刻都把持股份额控制在举牌线以下。  西藏景源近期备受重视,首要还与皖通科技“内斗”有关。上证报此前查询发现,西藏景源与福建广聚存在很多交集。  现在经整理可见,此前推举李臻等人为董事的五名股东,当下均不构成共同举动听,且持股份额小于5%。而没有亮明联系的西藏景源,则经过不断增持来招引外界留意。  不可否认,皖通科技正处在“艰屯之际”。视角转向此次“内斗”的另一方,与周开展同一战线的王中胜,在3月17日发布减持方案,拟在布告发布之日起15个买卖日后的3个月内减持不超越0.97%的股份。现在,在王中胜未减持的情况下,南边银谷及其共同举动听算计持股份额为24.18%。  不过到本年6月,南边银谷与王中胜等股东签署的表决权托付便会到期,各方没有知晓后续组织。南边银谷方面向上证报表明,公司现在尚无清晰的增持方案。  面临不知是敌是友的西藏景源步步迫临,面临“反对派”股东经过免除共同举动联系“潜入水下”,扑朔迷离的局势下,皖通科技“内斗”将怎么演化,值得重视。(文章来历:上海证券报)